又见炊烟

小时候我常坐在院子中央静静的看着那烟囱口冒出的一股股炊烟我知道炊烟生起妈妈就要做饭了现在现在烟囱退出了它的舞台代替它的是无烟的炉灶在繁华的都市里很难在看见那股炊烟在大山的深处在原野的村庄里一股股青烟在半空交汇那不是工业园区吹出的有害烟雾那正是人们返璞归真时生活的节奏

童年,有很多美好的东西,回忆起来,那是一种敞亮的,慵懒的,活泼的,自由的存在。然而,我觉得炊烟是最温情最饱满也是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图片 1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记忆里的它没有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那种浩瀚。

回宿舍的时候,楼道里飘来阵阵的菜香。我闻到了家的味道,很浓郁。突然想回家了,想吃家里的菜,想见见许久未见的人。还好想法是片刻性的,记忆是短暂性的,没过多久想回家的念头就被扔到一边去了。生活本就居无定所,回家也是流落。

也没有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那种宁静。

这个点刚好是做晚饭的时候,我透过窗户却没看到远处人家有缕缕的炊烟升起,有的只是傍晚的暮霭。以前在家的时候,站在三楼的窗户前一眼望去便能看到外婆的房子,耸立着高高的烟囱。炊烟正徐徐地混入乌云中,一起谋划一场大雨,外婆家就在田野的那头,十几分钟的路程,近的很。炊烟从烟囱口冒出的那一刻,意味着这一天的劳作结束了,男人和小孩正在回家的路上。

它甚至一直是忙碌的。就像大人的脚步,带着一种急促和目的性去完成一件事情。

小时候我在外婆家住过过几年,在回去生活之后还是会隔三差五地往外婆家跑,那儿有无穷的快乐。现在虽然距离很近却也只是逢年过节的时候去几次,一般吃个饭马上就回家了。外婆总是热情地想要留住我们,哪怕是多留一会会也行。

那是一个比较穷苦的年代,大部分人家的生活水准仅限于吃饱。至于营养什么的,都不是考虑的范围。不过大家都一样,也就没有什么好计较的了。自给自足,苦中有乐,生活虽然窘迫,但是只要勤劳肯干,也不会饿肚子。

人在逐渐长大的过程中,也逐渐地和小时候的自己脱离。小时候的人小时候的事会慢慢地淡出脑海,只适合收藏,偶尔被闲谈。过去永远是过去,未来还在未来。现在外婆见我时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怎么不去外婆家玩啊,去吃顿饭啊。我每每总是嘴里答应着一定会去的,却像是在应付着什么我不愿意的事。像是在逃避,逃避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并没有实践自己所说的话,不知道外婆会不会在门口张望。

白天,大人们一般都不在家,他们在田里地里劳作,耕耘一家人的口粮。但是,家里无论多么繁忙,一到吃饭的点,烟囱里一定会冒起炊烟,那是忙碌的妈妈赶回家,为了放学回家的孩子能够准点吃饭准点上学。家家户户,炊烟交错,渲染出一幅温暖的画面。

外婆所在的村只有四户人家,且互相都是亲戚。那时候的玩伴是舅舅的女儿就是我的表妹,还有五外公家的小女儿和儿子。外婆没有电视,五外公家有。于是我每天大部分的时间便耗在了他们家,就连饭也是端到他们家一边看电视一边往嘴里送。那时候电视还很得宠,通常一台电视机前会坐着四五个孩子,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屏幕称得上是最认真的时刻。五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平台app发布于威斯尼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又见炊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