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不是每个都那么美丽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很奇怪,我们在幻梦里寻找甚至失去的东西,总是在某一刻化为真实拥有的。

所以,我偶尔贪恋早起。

所谓爱情,不过是还没来得及写下你的名字你就已经消失在暮色里了,暮色苍茫所谓夏日,不过是烦躁积聚着还未过去让人误以为它和整个生命一样漫长了我无法躲过你的岁月,你怎么躲开我的寻觅窗外做着梦,窗里的烛光照亮了夜晚彼此匍匐前进的鼾声正诉说着夜晚的凉蓝色的星光摇晃着这个夏日孩子啊!你的未来还很漫长有什么遮掩了你的过往打不开你的心事白云轻飘飘不知飘向何方何必把整个心都送给了虔诚的模样你却在古老的河边一个人惆怅

正男走在路上,耷拉着伤心的脑袋,安静得像深蓝的大海,希望似有似无,夏日百无聊赖。可月亮升起来的时候啊,银河如丝帘划过夏日夜晚,光头先生扮成外星人在月光下一遍又一遍地记着台词,殊不知其他人早已沉沉睡去,重磅先生吊着绳索摔进臭水沟,好人先生讲着北斗七星的故事,四个不那么正经的大人和一个小孩在夏天玩起儿时的游戏,木然的菊次郎先生也终于笑了。

夏夜的西湖,是如此的沸腾,小飞虫们围着微光的路灯,孤独而快乐的狂欢。

Part 2.

364天前,我站在拥挤的人潮,踮着脚尖,在这里等待西湖的独舞。每一个来西湖的游客,都曾想要领略一场绝美的音乐喷泉。她是一个那样欢快的精灵,她在音乐中翩然起舞,在黑夜里隆重闪亮的登场。

老混混菊次郎穿着沙滩裤,摇摇晃晃地牵着正男的小手,“我们去找妈妈吧,正男啊。”

夏日喜欢在无人的夜晚换上新的空气,将清晨偷偷送到我们跟前。

四个不那么正经的大人和一个小孩在夏天玩起儿时的游戏

生活在都市里的我们,总是难以遇见这份短暂的清香。

但是啊,不要小瞧了虚拟的事儿,张岱先生年老于冷炕上的冬天,可秃笔蘸着缺砚写下的字,依然是旧事儿繁花儿,他的权倾一时他的城郭人民,也从梦境走到笔尖儿,成为不朽。

忽而念起冬日,夜寒人稀,记忆封尘在冰冷的夜色里,暖风挽起,恍若打开千军万马的匣子。彼时我们走在无人的白堤,走过名妓苏小小安静荒凉的墓碑,走进安静的大宅院,为一个鬼故事退回脚步,走过清冷的夜,投入到曙光路的灯红中。人们挤在一个个闹腾的酒吧里,像夏日灯光下的小飞虫,尽情的狂欢。

很奇怪,我们在幻梦里寻找甚至失去的东西,总是在某一刻化为真实拥有的。绵绵旧梦,跟随着生命中的无数夏日在脑海中的幽蓝夜空绽放。

从湖滨,一直走到断桥,尽是人海。

1999年的日本,暑假第一天,正南提着小皮球穿过狭窄安静的夏天街道,走上被烈日晒得颓萎的足球场上,足球教练骑着自行车经过,他说正男啊,夏天已经开始了,足球课已经结束了。

炎热的一天,缓缓展开。

我们走过银座奢侈品店的透明橱窗,走过秋叶原穿着女仆装招揽客人的年轻女孩,走过浅草寺商店街摆着和服的摊位,走过大阪飘着章鱼烧香味的小巷子。汽车驶上富士山,箱根的深山里全是大片的绿意和温泉的硫磺味。

从人群里穿梭而过,往白堤深处走去,散步而至,时光又变的安静柔和下来。

图片 1

如湖滨夜晚的拥挤,冬日清晨的宽阔与安静,北山街不息的车流,傍晚安详的夕阳,深秋绝美的梧桐,断桥上一年四季不停的变换着热情满腔的游人,苏堤的春天,从花红柳绿的朝气里喷薄而出,随柳树的茂盛与衰老而生生不息的在热闹与静谧中更替,杨公堤笼罩在茂盛的大树里,数不清的景色在漫长的时光里一齐快乐的奔腾的老去。

Part 3.

图片 2

电影结束,两人眼里都有泪花,他说你知道吗,高考已经结束了,有些事情也没那么让我耿耿于怀了;夏天已经开始了,我们也不是小孩子了。

这一天,我二十五岁,我有很多的奢望。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平台app发布于威斯尼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毕竟,不是每个都那么美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