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赫迷踪》第四章 神秘留字

君一个人去远方,天无绝人之路,地有惜君之途。听哀怨的哭泣,一队死人葬礼从远来,相逢时,君看见一个孝子端着一个灵位相,一个甜甜的的淑女,好美啊?,这么多年了,君四十多里,这个女人好像是她?

在鬼怪冤魂横行的妖域,无处不充满着战斗。一株雪白妖艳的白牡丹,却在城中孤傲静谧的生长着。传闻葬花城内的白牡丹,时而漫天飞雪,似有冤情。

“三胖子,你快看!”

李花,是她,君认不清,难道她不幸了吗?李花嫁给:(:(:(吗?可是这么多年,君依然孤独一个人,多么想再来看看她,可是故乡李山,满是李花开遍李山,李山,那一个孤独的青石坟山,李花是不是也葬在青青石山边。君不知道,默默地看着葬队远去青石山,对不起,李花,来世吧!竟然没有见她一面。李花,故乡的青山一定是开满李花的山野。

葬花城,三世情缘,白花漫天,尽葬于此。

一瞬间,我原本的反胃感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将手中的黄绢递到了李山的面前一同端详了起来。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图片 1

那个字迹的位于黄绢的一角,用手指轻轻触碰上去明显有着与周围的不同的触感,应该是用几乎同样颜色的丝线在原本的黄绢之上由绣上去的,由于颜色本就一样,绣字之人的绣工有极其精湛,因此我和李山两人之前都没有注意到,但是这两种丝线对于血液的吸收却有着差异,因此在刀疤脸鲜血的侵染之下便呈现了出来。

烟花三月,落英缤纷,前世的她牵着火鸟,在桃花林中与君初见。君纶巾似雪,一卷诗书,青石旁苦读为赴龙城赶考。就在青石旁,她与那书生共许下三生之缘。而女子患有旧疾,送别时咬了那书生手臂一口,不久于人世,饮下孟婆汤。千年来,桃花林花开花散,而她,化为葬花城内的一株白牡丹。

“禧!小五子,你快看,应该是禧字!”,端详了半天,李山终于确认了那黄色丝绢上的文字。

图片 2

“禧?”,看着那被血色勾勒而成的字迹,我可以肯定,这个禧字绝对不是随随便便绣上去的,虽然我不知道它到底代表着什么,但是必然是想向人们传递着什么信息。

白牡丹曾是城中数一数二的巧手织工,一张织机,无数翎羽,织就的羽灵,天下闻名。时常叹息“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不闻机杼声,唯闻女叹息。”是男子负心,还是另有隐情?

“这个禧字并不常用,慈禧就是这个禧,诶!小五,你说这个会不会和慈禧有关?”,李山翻来覆去的又在这个几乎被割碎了的黄绢上翻找着,但却没有其他的收获。

图片 3

“慈禧?!”,这个禧字确实不太常见,我和李山一样,能够想到的也只有慈禧的禧了,而且这个黄色的丝绢据李山所说,应该是清朝时期江南织造所出,来自宫中,那么这一切和慈禧也是极度的吻合。

30级以上且拥有100活跃值的玩家,7月23日——8月3日期间,在葬花城白牡丹处可领取白牡丹花瓣一枚。静候轮回,等待千年来一份执着的情。

“我靠,小五,这不会是和慈禧的财宝有关吧?”,李山再次展现其无限的想象力,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兴奋的表情,笑容灿烂的对我说道。

“我说三胖子,亏你还是玩儿古董的,我问你,你听说过慈禧宝藏么,慈禧死的时候几乎把当时国内她能够收罗到的东西都TMD搬到她的墓里了,连她生平最喜欢的翡翠白菜、翡翠西瓜都随她一起下葬了,你说她还能留下什么宝藏?

虽然对于收藏这个行当我与李山相比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儿,但是哥们最起码还算是一个盗墓题材剧集的狂热爱好者,对于盗墓将军孙殿英的事情还是略知一二的。

显然,我的这番话伤了李山的自尊,一张脸犹如火烧一般,他也明白我说的一点儿没错,当年慈禧的尸体入棺之前,先是在棺椁底上铺了三层金丝串珠的棉褥,并且撒满了整整一层的珍珠,厚度足足有一尺。在头部的上手为翡翠的荷叶,脚下布置着粉红色的翠玺莲花。头戴珍珠凤冠,在那凤冠之上的珍珠,最大的一颗足足有鸡蛋般大小,在当时算来,价值至少值一千万两白银。

而在慈禧的身旁,由金、宝石、玉、翠所雕成的佛爷一共二十七尊,在慈禧的脚下两边则放置了翡翠西瓜、翡翠甜瓜、翡翠白菜,还有由宝石制成的桃子、李子、杏,枣两百多枚。身体的左边摆放玉石莲花,右边则放置玉雕珊瑚树。另外,棺椁内还放置了玉石骏马八尊、玉石制成的十八罗汉,共计七百多件,在葬殓完毕之后,又倒入了四升的珍珠,宝石两千二百块用来垫棺。

已经不能用奢侈来形容当时慈禧入葬的规格了,也正是因为如此,慈禧的墓早就被一些盗墓之人盯上,最后终于在民国十七年的时候,被著名的盗墓将军孙殿英率领部下给洗劫一空,后来那些珍贵的珠宝又经孙殿英之手,流入到了当时国民党的权贵手中,宋美龄、宋子文、陈果夫、陈立夫、戴笠,这些人无不受益其中。

这件事情几乎已经是众所周知了,也正是因为如此,李山才愈发的感觉自己的脸上传来一阵阵的火烫,望着我眼中那赤果果的鄙视,李山此时恨不得找个地缝把自己这团肉塞进去。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平台app发布于威斯尼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叶赫迷踪》第四章 神秘留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