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让四月吐蕊芳香   

—致乡村干部我用勤耕不缀的双手承剪着四月的嫁妆让萧条寂寥的四月穿上绚丽而多彩的衣裳成为春天最美最靓的新娘给我一面塞外红绸起舞的腰鼓我把四月喜庆的日子擂响给我一把清脆嘹亮的唢呐我把如火如荼的四月吹出火火的希望我让四月天空的湛蓝孕育出四月灵动的思想用四月风情万种的笔锋勾勒出最美乡村风景如画的俊秀模样风吹打着我凌乱的发梢雨滑落到我疲惫的脸上沉甸甸的责任担在我的肩膀脆弱中的我渐渐地懂得如何在脆弱中学会坚强我们是乡村干部苦、累、脏如影相随宛如孪生兄弟一样因为一年四季的缝隙中没有我们小憩的地方走在四月艰辛的路上我讨厌藐视我渺小的目光我杜绝甩给我的冷冷的脸庞别让充满夙愿的四月涂抹上阴霾中的一缕惆怅若站,我就站成 四月雨后铿锵的风景若倒,我也要倒成历经了千年沧桑下的不朽的胡杨四月的词牌需要我填一阕澎湃的乐章吟罢涴纱韵律又把水调歌头唱响我要让四月的美丽在悠扬的曲风里肆意飘荡我们是乡村干部生命的一部注定赋予给这片多情的土壤更迭变换的四季里总有我们的一腔挚爱在暖暖流淌我亲吻着四月的柔风我沐浴着四月的一轮暖阳我把艰辛与汗水交给四月我只有一个小小的愿望闻一闻我的四月吐蕊的芳香

不多时,校长喇叭中宣布,SARS很有可能已经来到了我们这个小城。

  我开始拓伸可能性。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摄于2016年2月 济宁

    如果她这样回呢:

那盘磁带开始在Walkman中转动,想必这四月终会过去,一切如昨,一切却也如新。

  我想继续想,但不再想。

路上的行人驮着食盐老醋、板蓝根口罩,矿泉水方便面在雨中奋力前行,气喘吁吁,一身沉重。

  “下雨了”

四月的电波,宛如一条羸弱而寂寞的蛇,在反反复复迂迂回回的试探后,终于绕进了我的房间。

  或者是这样:

我在音像店买了盘磁带,盗版的张国荣精选集,黑色的封面,倒也应了这郁郁的时令与情绪。

  这样的语气就飘着一缕惊喜。我期待雨的到来,正如我期待你一般。我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去碰触清凉。我想将雨捧住,我想拥你入怀。

电台的最后一首歌,叫做《沉默是金》。

我心里念着:“我的爱与其他人无关,我的雨淋在我自己的大地上。”

想必四月的大地还是有些冰冷罢,坐在路边的学生们不多时便纷纷起身,许是屁股受尽了恼人的寒意。众人骂骂咧咧跨上花花绿绿的单车,用变声期的音色唱愚蠢而真挚的唱起简单直白的歌。

  窗外的雨大概还下着,但我听不到雨声。

Walkman中的磁带转到到了尽头,耳机中发出清脆的两声“滴滴”后,一切回归平静,似是夜风抚平了午夜鱼塘中的最后一抹涟漪,留给这窸窣世界无尽的揣测。我翻了翻身,床板发出细微的响动,耳机线绕过背心和耳廓,开始彼此不安的牵扯,四月的深夜出现了松动。变得聒噪起来。

  还有这种可能:

那个四月的人们似乎觉着自己就要捱不过四月了。

  又有谁给我发“下雨了”呢,我暗地里的汹涌被我表现出的平静遮住,我独自长成什么模样,也没有人造就。


  “下雨了”

我平躺在床上,身下纯棉的床单与肌肤接触,熨帖得很;身上覆着一床并不算厚实的棉被,被罩的花纹与床单的图案相得益彰,彼此呼应;我夹在二者之间,双目微闭,脑中虽不安分却亦称不上是活跃。六楼,许是这个小城中最接近月亮的地方,然而那咫尺天涯的皎洁月光却无法穿破厚重的窗帘,我躲在窗帘被褥的重重包围中,竟产生了与世隔绝的莫名安全感。

  这样的回答就充斥着厌倦。我心里的仪式感正在被磨走。重复不再让我充实,我心里起跃的情绪在攒动。我站起来,又坐下。然后剩最后一句话绕在嘴唇的边界。

天有些暗了,行人少了,口罩多了。

  “是吗?”

亦欠真实。

  “真好”

那是四月一日的午夜,四月的第一个故事。

  “下雨了”

班主任皱着眉背着手站在摇晃的讲台后,不住的向教室后的小窗张望。

  刚才在朋友圈里看到了一位朋友的动态:

四月的故事总是伴随着莫名的混乱与冷峻,阴晴不定,雨雪霜风 。

  这样的回答就像是在等待。我的眸子早就下起雨,我的心里也暗暗撑起了伞。独独等你来告诉我雨来了,我轻声回答,尔后便可以闻你的气息。

Walkman还有电,厌了磁带,还有广播。

  她给她的朋友发“下雨了”,她的朋友回她:“要打伞,照顾好自己。”轻轻的,像一双不动声色的眸子,照着你,透出灵气与温润。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平台app发布于威斯尼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我让四月吐蕊芳香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