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哥

忙不完的事,干不完的活 脚步总不停地赶着日出追着日落 爬过一山又一山 趟过一河又一河 哭着笑着一路地奔波 苦乐酸甜的中年 忒累已成为 生活曲调里的一首主打歌 心累了,总沉默不语 体乏了,总挺着不说 累了就歇歇吧 何必那么的执着 春雨夏花的岁月 总有秋霜冬雪路过 日子里的藤蔓上总会出现几条 冬日冰冷而紧缩的脉络 累了就歇歇吧 别消融了自己应有的快乐 苦了就哭出来吧 任郁闷从眼角旁肆意滑落 尘世间的人生 注定充满了坎坷 没人疼的时候方知道 家才是最温暖的窝 累了就歇歇吧 心静了情暖似火 累了就歇歇吧 想开了岁月如歌。

三哥整整走了二十年了!

站在成年人的站台上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其实他是和我从一个娘肚子里爬出来的大哥,过去都习惯以叔伯兄弟排顺序,大爷家前面有两个哥哥,他排行老三,所以从小到大,村里人,比他大的都叫他三儿,比他小的都叫他三哥,自然,我也就叫他三哥!

回望看不见的童年

过去讲究阶级成分论,我家过去在方圆百里是有名的大地主,有个不雅的外号叫(大茶壶)!从记事儿起,我就感觉是种莫名的耻辱,虽然到大了才懂,那只是过去政治的一种偏激,可当时懵懂的我,最 讨厌同伴用这个词汇挖苦我,对三哥的印象也是有人背后说我是地主崽子,然后打架被欺负,他气势冲冲的为我出头,那还是我记忆里见他第一次发火,是为了我!

内心在哭泣

父亲比母亲大七岁,父亲两岁的时候爷爷就病故了,母亲长的俊俏,歌唱的好,六十年代就念过初中,应该是当时年代的骄傲,不知母亲怎么就喜欢上了父亲,据说,父亲会拉一手二胡,还能歌善舞,在外公外婆阻挠无奈的情况下,在当时贫困和成分论压力下,母亲义无反顾的嫁给了父亲!

悲伤成河

后来村里人都说,三儿的文静和智慧像母亲,文采和情商像父亲,三哥比我大十一岁,我上小学时他还在德惠念高中!

谁能回到小时候

他和母亲一样,都是那个年代落后农村里的另类,可惜世事弄人,此生我见过三哥哭过两次,第一次就是高中没念完,因为家境困境,回家去生产队当(半拉子)!第二次就是他结婚的当天!

谁不想回到小时候

母亲在我六岁的时候,记得是大年初一的黄昏,鞭炮声和哭声嘈杂在一起,我没哭,因为我不懂,为什么家里突然来了好多人,都戴着白布,屋子里都挤满了人,坐着的,站着的,黑森森,看不清每个人的面目,幽暗的灯光把一个个影子拉的老长,倒映在涂满报纸的天花板上,高大又狰狞,我以为母亲累了,躺在外面的木柜里休息,我找不到父亲的身影,只有三哥时不时在喊我,那时我看到他眼睛里的不是泪水,是悲痛欲绝过后的担当和责任。

我们内心都不想长大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平台app发布于威斯尼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三哥

相关阅读